my’blog

乃是特意赔罪

可随着第一只鬼被强行奴役后,在那看着很脆弱的人类欢乐的笑声中,凶死鬼们害怕了,因为他们发觉自己在聚鬼大阵的能量范围内竟然只能发挥出一成不到的实力,这还不是任人宰割?打不过就跑,这是在人鬼两界都很有名的一句话,而且经常被用到。张子龙冷哼一声:“想跑?没门!”说着左手一道灵力发出,把水晶球托起悬浮在他手掌上空约十几厘米处。接着他右手捏着法诀,口中不断念着咒语,接着一道道灵诀从右手发出,打在水晶球上。顿时水晶球外散出阵阵白光,而此时原本在最后面,现在逃跑打头阵的凶杀鬼已经快跑出聚鬼大阵的能量范围了。可奇怪的事发生了,就差一步便可逃出时,前面的鬼忽然觉得眼前白光一闪,接着整个身躯就感觉像撞在烧红的铁板上,不但无法向前再移动分毫,而且疼痛无比。后面的鬼可不管这些,也不管前面发生什么,就一直向前冲。顿时鬼挤鬼,到处是鬼哭狼嚎声,他们不愧为世间最暴敛的存在,仅这叫声就不知比刚才常鬼的叫声要恐怖多少倍了。迎着门下弟子仰慕的目光,张子龙不由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以一人之力阻拦了数万鬼魂的步伐,这难道不值得骄傲吗?至于刚才是否是借助聚鬼大阵的能量来施展的,他早已不在乎了。“门下实力不足的弟子抓紧时间捕捉各自喜欢的凶杀鬼,并降服。不要贪强,等你们实力够的话完全可以把现在这只役鬼给杀掉,再捕捉更为强大的鬼!自信实力比较强的弟子现在就别忙动手,等会儿为师再把这阵打开,你们好捕捉更为强大的灵鬼和炼形鬼!”看着门下弟子手忙脚乱的捕捉着鬼,张子傲意气风发道,似乎见到了龙虎门在他手中发扬光大,中原同道,哪个见到他都要点头恭敬的称呼为“张天师”,想到得意处不由又“哈哈”笑了几声。待到门下弟子都捕捉到各自中意的凶死鬼做役鬼后,张子龙大手一挥,顿时中央头顶处黑洞发出巨大的吸力,剩余的凶死鬼连惨叫一声的机会都没便被吸了进去补充聚鬼大阵的能量。正当张子龙要再次打开聚鬼大阵时,忽听山脚下一声大喊道:“南洋降头师富察鬼携亲朋好友前来拜会龙虎山掌门张天师!”听到他的名字,张傲浑身一颤,想要说什么。张子龙摆手适宜他不要说话,然后把水晶球递给他,适宜他操纵阵法,虽然他的伤还没有痊愈,但操纵这个阵法基本上是用它吸收的鬼魂的能量,操纵者倒不需要过于费心,只要知道使用方法便可。交代完这里的事后,张子龙笑着走下山去,看似走的很慢,可转眼之间便到了山脚之下。远远的望向山中,隐约间只能见到一片乌云, 香港一肖中平特公式一丝丝鬼气向天边蔓延。不过张子龙并不担心这其中的秘密会被旁人发现, 白小姐精选三肖期期准因为龙虎山本就是役鬼的地方, 正版铁算盘一句解特码没鬼气那才叫不正常呢。这次随富察鬼一起来的足有三十多人, 铁算盘一句解一码每个人在南洋都是声名显赫,甚至连当地的酋长、总统之流见到他们都要必恭必敬。而富察鬼只是一通电话便能把他们请来,由此也足以看出他面子有多大,在南洋的势力有多大。其实,这些人之所以来。给他面子是一个原因,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为了九阴之体,毕竟那对修行役鬼的人来说可是无上至宝啊。“富察兄别来无恙啊,不知此时前来有何贵干?”张子龙酸溜溜地说道,让人听着有调笑之意。富察鬼也不介意,随手取出一枚念珠道:“上次不知张傲便是贵公子,因此误伤,此番前来,乃是特意赔罪,特备薄礼一份!”说着把念珠递了上去。张子龙刚一接到佛珠便不由自主的倒吸了口凉气。他的一举一动富察鬼自然是观察的很是仔细,此时见他吃惊,不由有些窃喜,同时又带几分得意道:“这枚念珠乃是当年得道高僧在金陵古地安抚被日寇所杀三十万亡灵所用,同时里面还封存了至少千名以上无法超度的怨魂!”当年日本侵略军在南京犯下的滔天罪行乃是世人皆知,而那场战争下来,冤死的人何止千百?而之所以到现在也没发生什么恶鬼事件的原因大概便是因为这了吧。但那和尚用一己之力便能超度如此多的冤魂,那本事确实了得。这确实是份不小的礼,若是今日之前给他,资料专区或许他会高兴,但现今他有了聚鬼大阵,哪里还愁找不到鬼?不过这数千鬼魂,确是能大大消弱对手实力,想了想张子龙点了点头,笑道:“怪不得我觉得这佛珠温和的外面怎么会包裹着如此暴敛的气息,原来如此,这份礼倒是不轻!”“老鬼,你还和他罗嗦什么,赶紧把今天的正事说清楚吧!”这时旁边一名衣着火爆的女子跳出说道。张子龙闻声望去,只见那人衣着光鲜,可布料确实是少,仅仅能勉强遮住三点而已。年约二十四、五的样子,身材凸凹,甚是诱人。但这些人并不能按照正常人的外貌来猜测年龄,像这女子,虽然看似只有二十四、五,但她练有采阳补阴的功夫,便是到了七、八十,看上去也还是这副样子。“这位是?”虽然张子龙已隐约间猜出对方是谁,但他仍然问道。富察鬼连忙说道:“这位也是南洋道友,霓红仙子是也!”张子龙点了点头道:“原来是霓红仙子,不知仙子所说的正事是什么?”那女子似乎很满意别人称她为仙子,自我陶醉了一番才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只是老鬼我们想向你讨个人而已!”若是他们再晚来一天,恐怕张子龙会二话不说便带领门下弟子为张傲报仇雪耻。可现在不行,现在龙虎山上正是关键时刻,修为差的弟子虽有役鬼,但在这高手对决时根本帮不上什么忙,而那些修为高的弟子恐怕现在还没挑选到合适的役鬼吧。因此张子龙现在只能尽量拖延时间,能不打便尽量不打,免得坏事。他装出很吃惊的样子问道:“哦?人?什么人?不知我龙虎门下弟子是谁,竟然能入诸位法眼?其实诸位何必亲自前来呢?只需打个电话知会一声,我自会把那人送到南洋!”他这话说的是好,推的也干净,但关键是说的太假,让人一听便是托词。这也难怪,及时龙虎门再弱,那也是在大派中弱,因此平日里张子龙要说谎话的机会也太少,谎话这东西不常锻炼自然会漏洞百出。人群中走出一个老者,看不出男女,浑身被黑布包裹的严严实实,看上去就像是缠着黑布的木乃伊,甚至走路时腿都不弯一下。他走出几步道:“姓张的,称你声天师是看得起你,不要自以为多了不起。你那点能耐还不被我看在眼里,识相的就快点把姓巫马的那小子交出来,免得伤了和气。不然……”说到这他向旁边一块岩石虚推一掌,看上去绵绵无力,只有阵阵黑雾若隐若无的出现,可那黑雾很是迅速,顷刻之间便已将石头包裹,接着迅速消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可石头却已经消失了,连点渣都不剩,似乎是被黑雾给吃了。看着众人或惊愕,或害怕的目光他才又继续说道:“不然你龙虎门虽大,在我看来也如这石头一般!”声音枯涩,像两片生锈的铁片放在一起摩擦一般,很是难听,张子龙觉得自己的骨头都因为这声音而发酸。“南洋鬼武掌,果然名不虚传,厉害,厉害!”张子龙说道,虽然语气不善,但那赞叹确实是发自内心,毕竟能把传统武学与鬼气很和谐的融合在一起,他是第一人。那人丝毫不为张子龙的赞叹而露出半分笑容,面色依然是平静如一潭死水,甚至发出如死人般的灰白色,若不是他的胸脯仍不时因呼吸动上几下,当真如死人一般。直盯盯的看着张子龙,片刻之后他才说道:“既然知道老夫是谁了,那么还不赶快把人交出?莫非还要让老夫亲自去搜?”

原标题:魔兽人物志:暴雪钦定的部落领袖,却是最大二五仔?

  

,,精选三肖3码公开

 


posted @ 20-06-05 03:22  作者: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曾道人单双必中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